御年

【出本】占tag致歉

出 米洛 与共 上下册不带特典200r 邮费实收

特典可单出 30r

还有暗涌 也是米洛der

90r出了

要的私聊哦!!!!!

Hi都是老朋友啦 不多介绍了哦

出 全职高手 巅峰荣耀1 2 3 4

打包带走210可小刀 福建省内半包邮

外省邮费自付 送小礼物噢⊙∀⊙!

单走每本55r

【出本】占tag致歉

出生铁落《黑光》喻黄本 无暇 仅翻阅 130r可小刀


米洛 《暗涌》喻黄本 100r 无暇无撞角


以上均不包邮 有意者私戳

【占tag致歉】

出全职高手海报 一张5r 十份一起带走45r 支持邮寄 有意私戳 可讲价

【出本】

全职高手6.7.10.14
没本20r可刀 四本一起带走70r
爽快的妹子塞小礼物~
可私戳讲价
走微信or支付宝
支持邮寄

给的暗涌repo
吹爆米米!!心心恋恋的暗涌终于!终于到了!!!(原地爆炸)
我好喜欢好喜欢太好了呜呜呜 米米是我入坑以来第一个关注的写手太太\(≧▽≦)/
暗涌一刷二刷三刷的时候还没有入坑.错过了呜呜呜
米米笔下的喻黄,是我唯一认可的他们。谢谢老师把这么好的他们,这么真实的展现给我们。这是我坚持在坑里蹲着的理由!!(biu biu)
本来还想咸鱼高价收的 但是!!感谢鹿尾巷的奶茶!!我这次!!没有错过!!
包装很好!印刷很好!纸质很好!内容很好!哪里都好!!
我!!表白!!米米!!我爱您♡ @米洛

【喻黄】怜人

(民国背景,私设有,注意避雷)
喻文州来到追云阁的时候,正值两军交战之际。

年轻的军官抿着薄唇,把配枪插入腰侧的口袋,抬头定定的望面前颇有些雅致的小阁,犹豫了一下,终于收了伞,踏进了阁门,沉重的牛皮靴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压抑的闷响。

出乎意外,小楼里很静。隐隐约约能听到谁家少年清亮的戏腔。喻文州自顾自打量了一下,暗自轻笑误打误撞进了个好地方。

与日军再次交战,对方比上次还要难缠,好容易对方有了松口的迹象,喻文州毫不犹豫地长驱直入,直捣黄龙,一举歼灭敌军主力,又派郑轩率军荡平余党,绝了后患,才有了如今这番难得的清闲。

接待的婆子见喻文州一身军装,竟丝毫没有惧意,想来也是见过场面的人。喻文州要了壶上好的女儿红,吩咐侍者不要酒杯,自己提着壶子,径直进了内场。 恰好看到戏台上一番迷醉景象。台上的少年画了素妆,莲步轻移,眼波流转,朱唇轻启,甚是动人。

喻文州倚着门框细细听了一会,认出他唱的是《霸王别姬》。 喻文州自小也是学过些皮毛功夫的人,他闭着眼睛又听了会儿,觉得这少年唱的真真儿不错,再看看那人的身段眉眼,心中感慨好一个人间尤物。 很快到了高潮部分,台上的虞姬将剑横在脖颈处,声音凄楚,眉间凄凉决绝:“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

喻文州入了戏,听得痴醉,忍不住轻哼:“妃子,万万不可!”台上的人似是循声望见了他,目光直直望来,喻文州心底一颤,又听那少年唱:“大王气已尽,贱妾何聊生!”遂是一抹脖子,香消玉陨。

戏终了,台下客渐渐散去。喻文州目光放空的望着再无一人的戏台,久久未回过神来。

“嘿!你入戏啦!”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喻文州回头,看到刚刚在台上风姿绰约的少年带着淡淡的妆容,笑嘻嘻地望着他。“你怎么还不走?”少年似是有些不解,尾音微微上扬。“你叫什么名字?”喻文州眼底渐渐浮起一层笑意,直截了当地问。“你不知道?”少年很是诧异,“那你还来看我的戏......”他余光瞥到喻文州的肩章,恍然大悟一般道:“哦,你是军人,也难怪不认识我。我叫黄少天,这北平城里有名的旦角。”他说这话时语气颇有几分骄傲。喻文州打量了他一番,黄少天渐渐有些慌乱:“你干嘛!”“看你好看。”喻文州眼底笑意更甚。

黄少天被他调戏的紧了,慌慌张张的准备离开,被喻文州一把拦住:“我叫喻文州,你可记得。”黄少天说,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打退了日军的长官。喻文州问,你还懂得这个?黄少天不以为然的笑,往后一蹦坐到栏杆上,说我们这行又不是人人都是傻子,只会花天酒地,戏子也有好的呢。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两个人齐齐笑了。

喻文州渐渐敛了笑意,语气严肃地对黄少天说:“跟我走吧,我知道你并非只会些花拳绣腿。你刚刚武剑的气度不凡,绝非平庸之辈。你到底是谁?”

黄少天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说我是赫赫有名的剑圣,你信吗?”

喻文州说信。黄少天愣了一愣,大笑起来,说你还真信啊,我随便说说逗你玩的。喻文州刚想说什么,情报员就进来报告说前线告急,敌人又来突袭了。黄少天趁他不注意,悄悄看了看他,心说这人真是温润公子一般。他很俗气地想到两句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黄少天扭头,看着外面大雪纷飞。漆黑的夜色犹如他的眸色一般,深不可测。

情报员终于传达完情报,喻文州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转头看向黄少天的方向,已是一片空荡。

还没向他告辞。喻文州如是想着,又向周围扫视一圈,没看到那个活泼俊朗的少年。于是起身,披上衣服离开。

黄少天站在二楼的玻璃窗边,看着他匆匆离开。“真不追上去?”黑暗的角落里,微弱的火光映照出一张清瘦的面庞。那人把烟头捻灭,起身走到窗边,顺着黄少天的目光望去,早已只剩一条空落落的大街和漫天飞雪,哪里还有半点喻文州的影子。

“.......我是时候该回去了,叶修。”黄少天的声音很平静。被他称作叶修的男人看看他,脸上渐渐浮起一丝笑意。

他说,好,这才是剑圣嘛。

民国二十五年,喻文州率领着部队在前线浴血奋战。魏琛力排众议,坚持让年轻的卢瀚文担任指挥官。敌人攻势很猛,喻文州有些扛不住了,他恍惚的想,自己还没有好好跟黄少天说一声再见。

左肩一阵剧痛。喻文州眼前一黑,风声劈来,他绝望的闭上了眼。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如约而至,他勉强撑开眼,看到黄少天手持冰雨,目光锐利,犹如守护着他的骑士一般,坚定而不可动摇。

他看见黄少天冲他一笑,潇洒俊朗,“嘿,喻文州,我,黄少天,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