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怼曳.

嘿嘿嘿

占tag致歉

哭着求跪着求暗涌!!!几刷都行!!!不要太贵太贵不收!!!

喻黄 化学和物理结合出来的神奇玩意 (下)

                                           5
        挂了电话后,黄少天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喻文州了。
        无论是那个总是在自己的隔壁敲捣着不知名的器械,眉目俊秀温温柔柔的喻文州,还是给自己煲汤,笑着说要对自己负责的喻文州,在他心里,永远都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
        而这个位置整整占了三年。
        黄少天三年前抱着一箱零零碎碎的化学实验器材,横冲直撞的往报道处跑,一路上撞到了不少人,楼梯拐角的时候撞到了一样手里小心翼翼拿着未熄灭的酒精灯的喻文州,然后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
        喻文州情急之中手一翻,酒精灯的火苗毫不客气的盖在了喻文州的手臂上,白皙的皮肤霎时间一片焦黑。被灼伤得很厉害,黄少天一眼就看出来。
        可是喻文州抬起头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略带歉意的“同学你没事吧?”,笑的有些抱歉,好像做错的人是他一样。
        黄少天下意识望向他的手臂,喻文州却笑笑说不碍事,你赶紧去报道吧。黄少天说这怎么行,把箱子一扔,直接带人去了医务室。
        “我叫喻文州。”
        “哦哦,黄少天。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啊改天我有空请你吃饭吧哦对了你可以来化学实验站找我的,就说找黄少天就可以了.......”
         “没关系。”喻文州打断他,“你是不是该去找冯主席了,报道处快关门了....”
          黄少天脑子一热冲喻文州叽里呱啦感谢了几句,就直接冲了出去。
          喻文州嘴角一抽。
          “少天,你这是要扑街。”
                                         6
          “说实话,我的手臂现在还有烫伤的痕迹。”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睡眼惺忪的倚在门框边,打趣道。
          黄少天吸了吸鼻子,没说话。
          “所以,”
          “黄少天先生,”
          “作为补偿,”
          “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蜻蜓点水的一吻。
          “我愿意。”黄少天轻笑。
           END

喻黄 化学和物理结合出来的神奇玩意 (中)

                                                3
    于是黄少天借着养病的名义趾高气扬的住进了喻文州的宿舍。
    第一脚踏进喻文州的宿舍,刷新了某人的世界观。黄少天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宿舍还可以有这么干净的!(星星眼)
    黄少天内心:“人和人的差距那么大的吗......”
    走进宿舍的喻文州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某位化学系的大佬蹲在自家宿舍光洁如镜的地板上眼神空洞四肢僵硬,一头黄毛乱乱的,带着不屈的倔强顽强的挺立着。
    挺可爱。
    喻文州笑笑,不着声色的绕到人后面,撸了一把那人金灿灿的头发:“吃饭啦,少天--” 喻文州是典型的广州人,声音都尾调不经意间微微上扬,跟猫爪子挠在心上一样,痒痒的。 黄少天之前无意中听说过同系的小姑娘议论过喻文州的声音苏,却从来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现在终于听到了,心跳骤然加快,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脸不争气的红了。 哦我的上帝!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么苏长得那么帅太偏袒他了吧!!qwq
    等到他喝了一口喻文州煲的海鲜汤,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比不上这口汤!
    鲜啊!鲜!
    黄少天泪流满面。
    喻文州看着他,面露愧色:“少天啊,我这只有一张床。晚上得委屈你和我挤一挤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低垂,破有几分歉意。
    黄少天:“哦凑我会弯的!w”(莫名开心)
    黄少天一直不知道,他本来就是弯的。
                                            4
    叶修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
    黄少天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按下了接听键,瞅瞅什么依旧睡着的喻文州,压低了声音,轻手轻脚走出卧室,顺手带上卧室门。
    “老叶你干什么呢!”
     出了卧室,确认喻文州确实听不到声音以后,黄少天有些气恼的冲电话道。
     叶修的声音懒懒散散的:“没什么。PK一把不?”
     “.......”黄少天挂了电话。面无表情的那种。
     叶修:??
                  

喻黄 化学和物理结合出来的神奇玩意(上)

物理学家喻&化学学家黄
私设有 ooc慎入  高度预警
一发完结 喜欢的麻烦献上你们的小红心谢谢!(^_^)

        喻文州站在一架天平前,满意的看着天平的两端保持着齐平的高度。
        再加一个砝码.....
        喻文州想着,修长的手指拎出一个重量为50kg的砝码,隔壁突然传来极其澎湃的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一阵烧焦的糊味。
        喻文州:“?!”
        反应过来的喻文州率先冲出房门。隔壁是一间化学实验室,每天都会传来各种噼里啪啦奇奇怪怪的响动,有一次甚至喷发出一朵小小的蘑菇云,在一片碧空如洗中格外耀眼.......
        这次的咋的还烧糊了呢?!
        喻文州心里忐忑着,担心着隔壁战友的安危,直接冲到门前,正准备拍门撕心裂肺的嘶吼(划掉)----
        黄少天:“卢瀚文!你炸个爆米花也能把实验室给炸了?!本大佬一项研究几千万的身家就这样差点因为你的疏忽而毁于一旦了!亏你还是我堂堂化学大佬黄少天的徒弟,这么点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哎小卢你知不知道就差那么一丢丢就要成为化学史上的罪人了!balabalabala........”
        卢瀚文:“.......黄少对不起!我....qwq”
        黄少天:“对不起有用吗?!本大佬所受的惊吓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吗??!!!!”
        卢瀚文:“前辈!再赔你一捧爆米花!我重炸!”
        黄少天:“哎真乖,这才是我们蓝雨化学系的好学生吗哈哈....懂得关心前辈.....喂你们都学学!”
        众人:“..........(你以为人人都会像你一样让自己的助手去用石棉网三脚架酒精灯去炸爆米花吗?!)”
        正在门外偷听的喻文州:“........”
                                             2
        “这波操作很溜啊小黄........”
        荣耀联盟科研会长冯宪君在服下速效救心丸后躺在医院的ICU里如是说。
        “........会长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正好看见隔壁的物理系实验桌上有几颗玉米吗正好又到饭点了大家都很饿啦于是出于对同事们的身体健康早想我就让小卢去找隔壁的战友们借(抢)了一下嘛......”
        郑轩推门而入:“就是你们拿走了那一袋我在福尔马林里面泡过的玉米了是不是!!!”
        黄少天:“不不不你听我解释,我只是让小卢......诶等等......福尔马林!??我擦擦擦擦擦擦你们物理系没事干把玉米泡福尔马林里面干什么啊简直丧心病狂!!哦我的心脏开始火烧一样的疼.......”
        宋晓:“.....黄少是你让我们泡的啊。”
        喻文州陷入了对整个技术部人才选定标准的深深怀疑之中。
        喻文州平复了一下情绪,收起了那副看智障一样的眼神,十分诚恳:“黄少对不起。玉米的事情我们会负责,蓝雨的送餐速度我会出面让食堂改进的.....只是黄少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心脏为什么会疼?(^_^)”
        黄少天:“我去去去去去,我伤成这样不得讹一笔医药费啊?!”
        ............
        喻文州弯起嘴角:“我会对少天大大负责的。(^_^)”
        黄少天注意到他说的是“我”,不是“我们” 。